买甘的档案馆

在农场待了一天,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种田者,就是这个阿婆,她是老包的老婆。老包是农场的正式员工,阿婆不是。在我过去的那天,阿婆却在稻田里补插秧苗,硕大的稻田里,只有她一个人。问过才知道,她丈夫请了一天假,她代他丈夫来上班。

她的丈夫,农场人的所有人都称呼其为「老包」,因为确实没有比他更小的人了,他今年73岁。「去年不让他干了,他老是摇船过来。」农场主人笑着说起老包的事,应该也觉得老包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人。老包的交通就是船,所以阿婆的交通工具也是船。他们夫妻不光摇船上班,生病的话,就摇船去周庄看病。打开手机看着农场地区繁复交错的水道,想象他在其中摇船行进,有点神往这种古老的生活方式。

捱不过老包的软磨硬泡,农场主最终还是答应让他来农场工作。由于在农场里工作的工人,年龄都比较大,农场都为他们上了保险,有中暑险和人身意外保险,「他(老包)一人的保险费用就顶好几个人。」

阿婆在稻田里插秧,穿着长长的雨靴,本来不高的身材,弯下腰来,显得更加矮小。我过去拍照,阿婆很乐于被拍和交流,但我却只能猜度她的意思,因为不太能听懂她那正宗的上海话。但我每说一句话,都能引发她的笑声。拍着拍着,她就走过来,才知道她要看我相机里的照片。看着相机中的自己,连连说「老喽,不好看了!」却笑得开心。

想到农场主说她们夫妻是划船来上班,对这种不常见的工具十分好奇,就让她带我去看。沿着一条隐秘的小路(想必是老包走出来的)走到了芦苇丛生的岸边,船就现了出来。我请阿婆上去,想拍一下她摇船的样子,她觉得十分可笑,估计是这辈子第一次没解缆绳就摇船吧。

回到田埂上,看她弓着腰插秧,甚是艰辛,就问她打算工作到什么时候,她回答「走不动时就不干了。」

评论

热度(1)